摘要:作者:周大鸣 来源:南方都市报 2015年04月28日 星期二 编辑:南都 版次:AA24 版名: 个论+众论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转变就是从地域性社会向移民社会的转变。

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最大的转变就是从地域性社会向移民社会的转变。所谓地域性社会,核心在于人与土地的紧密嵌合,农民依附于土地,而且一代一代传下去,血缘和地缘关系相互交叠,形成在空间上相对孤立和隔阂,极富地方性的社区单位,也即村落。这种以村落为单位构筑的乡土社会是一个有其自身社会结构特征、人际关系特征以及权力结构特点的等级社会。在这种社会里,土地不仅仅是农民主要的生产资料,也是群体生活和认同的家乡,家和亲属关系极为重要,人与人之间依据“差序格局”划分亲疏远近,男女授受不亲,依据礼治而不是法治对社会进行规范管理等。费孝通先生精辟地将其概括为“乡土中国”。

 而中国的城市是建立在地域性社会之上的,笔者概括为“地域性城市”。这类城市的居民以周边农村移入城市为主;以某种方言群体构成城市人口的主体;是某地域行政区划的中心;而户籍严格限制人口迁移促进了地域性城市的发展。这类城市基本上是把地域性乡土社会的模式搬到了城里,城市的乡土性构成了中国城市一大特色。

 随着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,大量农民工进入企业、城市,开始了中国大规模人口流动的浪潮,到2010年流动人口总量达到2.6亿,可以说中国的“移民社会”已经到来了。2011年,中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业人口,中国正从传统地域性社会向移民社会转变,城市也在经历从地域性城市向移民城市的转变。城市的内涵也发生了变化。尽管历史上也存在人口迁徙,但居民往往认同自己是同一个城市的居民。而当下的城市概念,则是一个流动、杂糅的概念。学界已经开始用“城市新移民”指代来自不同地域、不同阶层和不同国家的移民群体,包括体力劳动者、智力型移民、投资型移民等。大量人口聚集在城市,人群来源多样化使得人群的利益诉求也多元化。

 城市转型,即从地域性社会到移民性城市的转型,具体而言,指城市人口结构、社会文化、族群关系、社会结构和社会整合等发生改变。随着都市化进程的发展,城市人口结构发生了变化,不论是人口来源还是人口特征,都由单一性、同质性向多样性和异质性转变。城市人口结构的变化,伴随着城市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、婚姻家庭、族群之间的关系、社会整合等发生了巨大变革。在城市文化上,不同的移民文化相互交融,更加多元和包容的城市文化应运而生。以家庭结构为基础的社会结构也发生变化,从乡村到都市化的文化转型中,随着家庭结构与功能的变化,以家庭为核心的文化逐步向以业缘、地缘等转变,家庭伦理变化所带来的不适应与文化焦虑,进而导致了一些社会问题的发生。在社会整合方面,地域性社会存在两种社会整合方式;一种是包括国家、宗族在内的政治力量的整合方式,另一种是民间自有的文化整合的方式,如节庆活动、庙会等与民间信仰相关的大型仪式,这些社会整合方式随着城市的转型而发生变化。

 城市转型也给族群关系带来巨大影响,体现在城市少数民族、地域性群体和国际性移民的增多。不同阶层、不同地域、不同国家的人群聚集在城市,不同的文化在这里碰撞和融合,不同人群所带来的不同文化相互持续接触时,便会发生“涵化”。但是,如果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之间缺乏沟通和交流模式,便容易产生误解,造成文化冲突和群体冲突。以往由于城乡二元体制的局限,往往将城市族群简单划分为“本地人”和“外地人”,忽略了“外地人”本身内部构造的复杂程度。再者则是来自不同国家的移民。

 总之,当前中国的城市在转型,从地域性社会向移民城市转变。随着新一轮城市化的发展,这一转型过程所带来的家庭婚姻、城市文化、族群关系和社会整合等文化转型将会给城市的发展带来巨大挑战。因此,城市治理的方式需要发生变革。

 (作者周大鸣系中山大学人类学教授)




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